雪漠文化网-手机版    
雪漠禅坛 文化新闻 雪漠作品 息羽听雪 香巴论坛 雪漠书房 香巴论谈 域外传真 散文随笔 English
视频专栏 名家视点 雪漠行思 涂鸦小品 亦新红尘 文学朝圣 学术研究 大千世界 创意写作 香巴书轩
【公告】
【雪漠心语】


微信:雪漠藏书专卖
或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


香巴文化研究院
或扫描二维码进入店铺

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香巴文化 >> 香巴论谈 >> 正文

能让时光倒流的“女神”

2011-01-19 22:00 来源:《大手印实修心髓》 作者:雪漠 浏览:32902545
内容提要:司卡史德故事的意义超越了她自身,给予我们许多的启示。按俗眼看来,司卡史德成就前已垂垂老矣,无修无证,其外形不过一尘世老妪,而其实德,却无异于菩萨。她能冒着被打骂污辱的危险,而将家中仅有的余粮布施给僧侣,其境界,早已超越尘世,达到菩萨境界。

 司卡史德是古代印度著名的瑜伽大师,她传下过司卡六法等教法。她的修证成就很独特,她以六旬之高龄才开始遇到上师,但却于一夜间证悟,后竟然修成了虹身。
  她是香巴噶举学派的重要上师,直今,我们在修一些大型会供时,还会供养司卡史德。
  据说,司卡史德仍以虹身住世,智不入轮回,悲不入涅槃。只有其传承弟子虔诚祈请,便可得到她的加持。
  司卡史德跟当过香巴噶举学派的大师琼波浪觉的密修明妃,他们以我的小说《西夏咒》中琼与雪羽儿的双修方式修行证道。以此因缘,她成为香巴噶举上师中最重要的上师之一。
  司卡史德也有音译为“苏喀斯迪哈”、“乐成(或义成)空行母”者。在香巴噶举的教法中,司卡史德是和奶格玛空行母有同等地位的具德上师。她与香巴噶举有个大因缘,得其加持而成就者不可计数。她传下了空行心滴司卡六法,上根者闭关八月即可成就。此外,她曾发愿,帮助虔诚弟子成就,每遇虔诚祈祷,无不全力成办。
  司卡史德和奶格玛一样,不经勤勇修持,疾速成就虹身,至今住世,不生不灭。她的成就经历,有极深的密义和深远的启发。
  司卡史德空行母生于印度西方酒市,成就前已近六旬,垂垂老矣,养有三子三女,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虽时有饥馑之忧,而不改慈悲之念,身虽不近佛事,而心已与道合。家中余粮甚少,堪能喂鼠,藏到缸中,舍不得吃。一日,其丈夫子女,四散外出,去乞食,以果腹。忽然来一出家人,黄脸菜色骨瘦如柴,伸手乞食。司卡史德虽也饥肠辘辘,但悲心大发,将家中所存余粮尽数供养。丈夫子女游经四方,时近一日,并无稍获,忍饥挨饿,讪讪回家,欲取缸中存粮。司卡史德说,那粮食我已供养别人了。丈夫子女饿极失态,闻言大怒,围而欲殴,司卡史德逃出家门,在西方莲师寺旁,以乞讨为生。偶有所得,舍不得全吃,半饥半饱,省些余粮,用以酿酒,卖酒度日,渐有余利,久而久之,遂成酒店。有两个妙龄女子常来买酒,日久天长,司卡史德问:“你俩买酒叫谁喝?”二人回答,为毕哇巴祖师。其时,此祖师已证无死虹身,名扬天下,司卡史德一听,信心大增,坚定不移,此后,以酒供养,并不收费。
  毕哇巴祖师原为印度那烂陀寺比丘,初学“金刚瑜伽母法”后,便速证悉地,成就六地菩萨功德。他擅长大手印法,被认为萨迦派法脉上之第二代祖师。在印度,他是济公似人物,好饮酒,辄用人间女子做事业手印,寺僧认为大逆不道,群起而逐。祖师逃出,途遇大河,身无分文,无力支付船钱,遂以指河,河水断流,河床露出,师坦然而过。游至一地,在酒店饮酒,酒家索费,祖师无钱。店家索去,师以指醮酒,在桌上划一痕,说待日影过了这道线就付钱。太阳却当空不动,达三昼夜。国王大惊,知城中有异人,寻而见师,代付酒款,拜为师。国中多出外道,一日,国王宴请外道,祖师亦受请,至宴处,外道强令师拜其神像。师含笑一拜,金石俱碎,外道宗主亦裂为四块。
  毕哇巴祖师曾在一草坪上自变石像,右手掐胜施印,掌中有水,取而不尽,以此水涂物,皆变成黄金,国王因此得金数万。如此变金三日,乞者亦因此富。邻国闻之,派兵抢得石像,见那汪水之掌,已化为拳,兵怒击石,石像完好,兵手臂却折断。当时,国王多皈依外道,只耶马巴那国王为佛教护法。一日,外道怂恿其护法国王,派兵来打耶马巴那国,所有战象,鼻插利刀,勇猛异常。毕哇巴祖师叫牵来一象,叫它饮自己的洗脚水,水一入腹,象怒哮奔突,犹如天神,把敌国象阵冲得七零八落,溃不成军。为度化异国国王,祖师施神足通,夜至国王床前。国王醒来,大惊失色,叫人绑了,投入河中,却见师仍在床前;投入火中,师仍然怡然而至;令刀斧手缚去斩首,钢刀自折。给师强灌鸠毒数十斗,却见师精神愈健,红光满面。这时,毕哇巴才自我介绍,国王大惊失色,叩头乞忏,拜师学艺。自此,外道多归于佛门,毕哇巴也名扬天下。后来的萨迦派中,有祖师法流。
  司卡史德即闻师名,信心弥坚,边供师酒,边虔诚祈请。祖师以无碍神通,知其为上根具缘弟子。一日,问其明妃,酒从何来。明妃答是酒市中老妪所供,虽有信心可惜老矣。祖师笑道:“无妨。今日,可带她来?!泵麇烊ゾ频旮嬷?。司卡史德闻言大喜,跟明妃来至祖师处,祖师施以喜金刚灌项。经瓶灌密灌慧灌,数个时辰内,司卡史德以垂老之躯,证幻身之德,年若妙龄,貌美如花,楚楚动人,不生不死,视黄金粪土同值,察天地上下无异,并发愿助弟子,以成其道。
  琼波浪觉上师二赴印度,黄金供养诸上师,得其具缘法流后,问:“还有哪位成就者能做我的上师?”诸大德皆夸司卡史德。琼波朗觉问在何方?答曰:在西方檀香林中,殷重乞请,便可相见。琼波浪觉信心大增,荷金五百两,到檀香林,游目四顾,并不见坛城,遂虔诚礼拜,呼名乞请,忽见彩光四射,天乐阵阵,香气瑞光,遍满大地,抬头见七重天上,空行围绕,勇士环侍,坛城庄严,美不胜收,其中有女,貌似二八,俨若天人,顾盼之间,仪态万千。琼波浪觉知其为司卡史德,供黄金,祈师摄持??招心感υ?,彩光下射,一片清凉怡悦,注入琼波之心。琼波浪觉祈请空行母,垂怜众生,传下胜法,空行母遂为之授喜金刚四灌,并传以《司卡六法》及各种口诀,并降至大地,以身相授,以空乐智慧,助弟子成道。此后多年,空行母如影随形,加持琼波浪觉,疾速成就道业。此后香巴噶举诸上师中,得司卡史德空行母相助者甚多。据琼波浪觉上师讲:“具缘弟子,凡殷重乞请,或七天,或百日,必能亲见智慧空行母?!?BR>  我每读司卡史德传记,总是信心大增,心潮激荡。一日,情不能抑,遂做一颂,言词粗糙,心情却真,懒得改动,录于下面,权当资料:

奇哉空行母,司卡史德尊。
行履罕千秋,成就步古今。
不经勤与勇,疾速成虹身。
无修亦无证,虔诚事师尊。
师尊具大德,母亦俱悲心。
曾以养命粮,布施行路僧。
一施兼?;?,无量功德盈。
乞食闹市里,不失菩提心。
即证虹身后,尤具平常心。
屡为手印母,德慧赐众生。

祈请空行母,大恩垂吾身;
启我以大慧,赐我以大能;
发我以大力,慈我以大心;
触目成佛国,充耳闻咒音;
贪嗔随烟去,痴慢不自生;
妒如草头霜,日炽不见踪;
养我心之浩,洁我口之蕴;
空慧随心起,禅乐不离身;
祈母护佑我,如影以随形。

祈请空行母,慈航倒驾临。
光罩吾弟子,庇护诸众生。
奶格五金法,随风扬大尘;
如日四方射,如月万家明;
如水盈大地,如雷振苍穹;
祈母摄受儿,八风不动心;
母为三春日,吾为寸草心;
母为瀚海潮,吾为浪花生;
母为大宇宙,吾为点点星;
母唱大风歌,吾为蒲公英;
心念效母法,身心供母尊;
大日可衰老,此心不异生。
一祈光四射,心念系母尊;
二祈母含笑,福悲赐吾身;
三祈母临空,禅乐如雨倾。
拔苦出浊地,得乐清凉生。
和风吹香气,舍却尘俗声。
洗去诸迷乱,点醒梦中人。

  司卡史德故事的意义超越了她自身,给予我们许多的启示。按俗眼看来,司卡史德成就前已垂垂老矣,无修无证,其外形不过一尘世老妪,而其实德,却无异于菩萨。她能冒着被打骂污辱的危险,而将家中仅有的余粮布施给僧侣,其境界,早已超越尘世,达到菩萨境界。
  有一天,我和儿子陈亦新谈到画家凡高。儿子说,凡高之成就是必然的,因为他有伟大的人格。他说,有一次,凡高已多日没有进食,又冷又饿,他身上只有几元钱,但一直舍不得花。后来,他在街上遇到一个寒风中发抖的小女孩。凡高便将身上所有的钱给了小女孩,并惭愧自己不能给她更多的帮助。儿子说,以他的人格,他已经很伟大了,哪怕他不会画画,也是伟人。
我也深以为然。
  前不久,某大城市的一个青年看了我的《大漠祭》后,到我家乡的贫穷山区来支教。他问我:“伟大是不是很难?”我说:“不难。当你看到寒风中悚立的乞丐时,你将身上所有的钱给他,或剥下自己的衣服给他,并且毫无勉强、执著和骄矜,像孝子对待慈母那样,你就伟大了。要是能这样坚持一生,你就是大菩萨?!?BR>  真的。菩萨是一种精神,与神通无关,与身份无关,与形象无关。当你拥有那份利众精神时,你就是菩萨。
  司卡史德在遇到毕哇巴祖师之前,已俱足利众之心,身虽仍在凡俗,心已顿超十地,所欠者,因缘耳。待得遇上师,又是信心俱足,外缘内因,均达圆满之境,故能于一夜间证得虹身,如水到渠成,如瓜熟蒂落。
  吾观红尘中诸多有情,不乏向善者,心不惟不诚,却多本末倒置,将本应内省之心,每每外弛,或追所谓“大法”,或慕所谓“法王”,或涌向盗名欺世之骗子。前些时,网上暴出一号称能从佛国取来甘露的骗子集团,已骗得巨资数千万。心虔诚向善,固然很好,但建楼需先固基,应先从做人做起,扎实用功,破诸执著,洗去贪心,扫光嗔恨,方谈得到进一步成就。若是有司卡史德那般人品,别说得遇具德上师,便是只念诵佛号,亦定然成就。自净宗开派以来,往生成就者不知有多少。若是不从自心上用功,便是得遇殊胜具德恩师,亦难将其超拔出污浊恶世。提婆达多的福报不谓不大,能与佛同时同宗,亲沐法露,不照样生陷地狱,遭大恶报?可见,心为修持之主。欲得成就,先须修心。
因为有了奶格玛和司卡史德两位空行母上师,香巴噶举比其他教派更多了一缕温馨。在每座的修持中,我都能感觉到她们母亲般注视我的眼神。她们的法益乳汁般滋养着我,使我从一个孤独的文学青年,成长为一个作家,也使我从一个四顾茫然深陷生死之狱的孩子,成为香巴噶举传承链上的一环。我是分明能感觉到她们那伟大的脉博的。那是清凉的光,能一日日洗尽热恼和渣滓,使我的灵魂日益大气。在无数个宁静到极致的时刻,她们便鲜活了,她们或上演生命的故事给我以启迪,或微笑着注入我利众之大气。我甚至忘却了她们是证得了究竟佛果之虹身,我只当她们是母亲。我像赤子一样,在她们关爱下欢笑着、成长着。每次在凉州街头看到在寒风中的老妪,我也总能在褴褛之中窥出上师们隐现的笑。是的,许多时候,她们已和众生无二无别。当然,你也可以看到她们,当你将所有众生包括蚊蝇都看成母亲的时候,我的上师们也定然会微笑着看你。那笑容,春花般灿烂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――雪漠改编自其作品《大手印实修心髓》

  相关文章
2011-04-02 08:07
2011-04-02 08:08
2011-04-02 07:55
2011-04-02 08:02
2011-04-02 08:05
2011-04-02 08:09
2011-04-02 08:04
2011-01-19 22:00
 

 

雪漠推荐

 

粤ICP备16103531号

星座秀 | 全天PK10计划 | 天天大赢家百家乐 | 网上赌博网络平台 | 赌博网站大全 | 网上棋牌赌钱 | pk10在线计划网 | 网络现金赌博 | 棋牌赌博 | 现金赌博 | 国际博彩公司排行榜 | 范文先生网 | 全天北京PK10计划 | 澳门网上真人赌场 | 赌博网 | 乐乐课堂 | 网上百家乐博彩资讯 | 百家乐赌钱 | 注册送十元棋牌游戏 | 澳门博彩公司网站 | 博彩公司 | 最好的赌博网站 |